【抒情散文】又见枫叶红

发布时间:2012-08-14 类别:抒情散文
   风刀霜剑的时候,又见枫叶红。草黄崖瘦的初冬,枫林擎着耀眼的火树。你对“一叶知秋”有何感受?刚才还是葱茏的盛夏,几阵凉风扫去了太阳的威风,收缴了虫类的丝竹,赶走了北方的大雁,吹起落叶飞舞。对于裸猿,初时你感到凉风长了毛毛刺,你遮掩裸露的肌肤,继而风里裹着尖针,逼迫你用上全副甲胄,从坦胸露乳到包裹得严丝合缝,你从盛夏进入寒冬。时间来无影去无踪,我们发明了钟表,给时间套上脚铃,让它嘀嗒嘀嗒的走路。其实,每个人都是时间的活标本,八十岁的时间须发皆白,十几岁的时间如玉树临风,一岁的时间咿哑学语。我们从胎儿呱呱坠地,学爬到学走,后来男婚女嫁,再后来老态龙钟,最后一杯黄土,将一段时间尘封。西方人画死神,[抒情散文]死神的手里拿着镰刀,我们是一茬一茬的草,死神的收割忙哪。古人坐轿子,骑毛驴,寄情于山水,细嚼慢咽品尝生活。今人吃盒饭,坐飞机,与时间赛跑,总想抢在前头大赚一笔,与古人的情趣大异。你知道什么是文学么?文学是散淡之人品尝出的人生滋味,快节奏的时代只能产生快餐式的文学,《红楼梦》那样的作品不会再有了,我们失去了产生伟大作品的社会环境。年青时看《红楼梦》,看了没感触,上了年纪来看,看了感触良多。大观园中的娇好女子,锦绣故事,在我们眼前转瞬即逝,我们惋惜而悲悼,充满怀念之情。为什么说旧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是成功的呢?因为旧版弄懂了《红楼梦》是一曲哀伤的挽歌,二胡的齐奏最为得体,悲剧氛围感人至深。新版用说书人的旁白,一板一眼的说故事,忽略了《红楼梦》的浪漫气质,给人呆板沉闷的感觉。听说,扮演林黛玉的演员被癌症夺去了生命,那样较好的形象何处去寻觅?那一曲哀伤的《葬花词》,不正是她的写照么?今年枫叶红,我伫望枫林发感慨;来年枫叶红,我能再来相会否?